2019年05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 致公风采 > 党员随笔

回望吴哥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9-05-06 访问次数:73 关闭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吴哥,一个千年古国的历史遗存;吴哥,一段人类文明与自然五百年进退的生动见证;吴哥,一场惨烈的宗教战争的起伏痕迹……农历新年,带着对世界文化遗产的憧憬,带着逃离江南连绵阴雨的压抑,开启了一段吴哥朝圣之旅。

行前,阅读了不少游记攻略,收看了蒋勋先生20集《吴哥之美》。然而直到亲身经历,才真正体会到吴哥建筑的雄伟壮观,体会到雕刻的复杂精细。正如蒋勋先生所言,走进吴哥,就是走进繁华兴落的美感;走进吴哥,就是感受艺术庄严华美的震撼。

现辑录其中几段行程与感悟,与大家分享。

小吴哥的震撼

小吴哥,就是大家常说的吴哥窟,也是柬埔寨国旗上那五个尖尖高塔所在。这是整个吴哥景区最大、修复保存最完好的建筑群,也是景区精华所在。因为印度教认为国王死后转化成神,因此,所有这些神庙其实都是去世国王或亲属的陵寝。而小吴哥是12世纪苏利耶跋摩二世为自己修建的陵寝,据说历时八九十年才完成,直到苏利耶跋摩二世死后50多年才被安葬在此。

迎着朝阳,我们走近了小吴哥,远远便看到那五个尖尖的须弥塔。因为逆光,看着黑沉沉的,并不炫目。整座建筑呈四方形,一条宽阔的护城河静静守护着这个曾经的帝国中心。城河边四处可见破败的娜迦蛇神的雕像,这也是吴哥之行中最为常见的雕刻,无论古建筑还是新建建筑,均以它为保护神。

由外到内,吴哥窟由三重建筑组成,分别名为地狱、人间和天堂。穿过一座浮桥,便到了第一重外墙。跨入又窄又黑的第一道门,眼前豁然一亮。一大片空地上,左右两座小巧的建筑矗立中央,那是曾经的藏经阁。可惜当年用棕糖叶为纸记录的文件在历史的长河中均已消失,如今只剩下孤零零空留其名的藏经阁了。藏经阁东面不远是两个圣水池,遍种莲花。这里是观看吴哥日出最好的地方。清晨,当一轮红日从须弥山顶升起,圣水池中便出现红日的倒影。到那时,天上一轮红日,水中一轮红日,将整座吴哥窟映照得绚烂夺目,金碧辉煌。因此,很多游客都不惜早起到此来等待日出盛景。

层层向上跨入第二道门,进入吴哥窟第二重,棕糖树形状的窗户围成了二层的围廊,光线顿时暗了不少。蒋勋在《吴哥之美》中说这里有一千多尊仙女阿普沙拉的雕刻。他说,这些仙女的形象也许正是几百年前在这里生活的宫女的样貌。走在这近千年的古建筑中,随处可见那些笑容可掬、姿态优雅的仙女雕像,耳畔也仿佛听到了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再往前有四个圣池遗迹,据说是为国王朝拜时净身沐浴用,因季节不同,所用池子也不同。因为是旱季,池子里没有水,不少游客还下到池底拍照。也许在多雨的夏季,这里会真正展现圣池水波荡漾的场景。

第三重也就是那五座高高的须弥塔,它们傲视着同侪,是整个暹粒城的最高点。

蓝天白云映衬下,黑沉沉的建筑平添一份庄严。走在室外,随处可见残破的门窗、散乱的雕刻、零落的石块与断壁残垣,似乎昭示着辉煌过后被废弃的伤痛。

外层回廊是吴哥一绝,那儿有整个吴哥景区保存最完好的壁画。于是我们转回外层,去找寻那一幅幅包含宗教、历史、战争的巨型画卷,去印证那一个个美丽的传说故事。沿着回廊逆时针走着,《摩诃婆罗多》中的俱卢之战故事,《罗摩耶那》中的波林之死、楞伽之战故事,印度教起源的搅拌乳海故事、地狱审判的故事……一一在眼前展现。手持攻略图纸,我们一边辨别着各位神灵的雕像与坐骑形象,一边蒙猜着各幅画面中的故事,还好奇地找寻蒋勋所介绍的那只勇敢的神猴、那可怕的钉刑画面、还有各种惟妙惟肖的生活场景。一边走一边看,不知不觉,身后跟着了好几个陌生人,原来我们还临时充当了一次导游呢。

巴戎寺的温暖

巴戎寺位于大吴哥通王城的中心。

蒋勋在《吴哥之美》中这样说:“在印度教的信仰影响下,整个吴哥城的重心都围绕着宗教打转。巨大高耸的寺庙无处不在,历代统治者都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修筑祀奉众神的庙宇。”因此,大吴哥城的景点很多,而巴戎寺是此处最有吸引力的景点,因为那儿有“高棉的微笑”。

巴戎寺建于12-13世纪,由吴哥王朝最伟大的国王阇耶跋摩七世主持修建。据介绍,这位国王又被称为“白发国王”,因为他即位时已经年老。即位前,这位国王曾经征战沙场,驱逐外敌入侵,扩大王朝版图。即位后,他励精图治,将满目疮痍的国家建设成了吴哥历史上最繁荣富强的国度。也许正是曾经的征战经历,使这位国王多了一份仁爱之心。为此,他将国教从印度教改为了佛教,他主持修建的巴戎寺也带上了更多的仁善色彩。

巴戎寺49座尖塔,与其它寺庙不同的是,塔顶不是尖的,而是设计成一座又一座有着四面微笑的佛像。再加上四座城门的顶,巴戎寺共拥有二百多张静穆的笑脸,那就是“高棉的微笑”。走近巴戎寺,无论你从哪个角度抬头仰望,都会看到一张或多张由巨大石头堆砌而成的、慈祥安宁的笑脸。它们有的睁着眼睛,亲切地注视着你;有的微微垂下眼睑,嘴角含笑,安详地沉思着;有的轻轻闭着眼睛,却又仿佛看透了你的心事……下午的阳光不很刺眼,照在每尊笑脸上,金色一片,非常生动。

爬上陡峭拥挤的扶梯,站到顶处,你会发现自己已经被佛像包围了。正面、侧面、顶上,微笑无处不在。刚才爬扶梯的那份辛苦,不觉间被那微笑所化解。在佛像间穿行,随着角度变换,光线跟着变换,佛像的表情仿佛也在变换,非常神奇。虽然游客很多,但面对那温暖神秘的微笑,如同置身于一片安静,祥和的天地之间。

据蒋勋介绍,如果在清晨或者落暮时分来到巴戎寺,看着太阳光影在微笑间的变化,所有悲痛、痛苦、愤怒、绝望这一切一切的都会一一成为过去,慢慢化作淡淡的微笑。可惜我没有这样的因缘际会。

塔普伦寺的神奇

这是一座坐落在丛林中的神庙,就雄伟壮观而言,与大小吴哥不能同日而语。但它是电影《古墓丽影》和《花样年华》的外景拍摄地,很多游客都是因为电影而来此找寻镜头中的场景,也算一处网红之地。

塔普伦寺是十二世纪末阇耶跋摩七世为自己的母亲修建的佛教寺院。整座寺庙被巨大的树林包围,成为500年来人类文明与自然斗争的生动见证。据介绍,负责修缮塔普伦寺的国家是印度,他们采用了与小吴哥不同的保护方法,就是尽量维持寺庙的原状。

走入神庙,好破败!这儿几乎看不到一座完整的建筑,散落的石块四处可见。粗壮高大的金银树和根系发达的绞杀榕在蓝天下高高挺立,它们已经与整个建筑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穿行其中,你会看到有的建筑顶部生长着一株粗壮的大树,树根往下从大门里伸出来;有的树根如巨蟒一般紧紧缠绕住佛塔和墙体,透过树根还能看到被包围着的笑容可掬的佛像;有的树根密密麻麻,任意虬卷,霸道地封住了寺庙的门窗,里面阴森森一片;有的大树索性潇洒地骑跨在围墙上,算是互相依存……因为500年来树木的肆意生长,它们几乎撑破穿透了所有的建筑,形成了多个废墟。

也正因此,塔普伦寺比小吴哥少了一份庄严,多了一份神秘。游客纷纷去寻找形似巨蟒的大树,去寻找安吉丽娜朱莉曾经穿行的寺庙,去寻找梁朝伟埋下秘密的树洞。

值得一提的是塔普伦寺还有一间回音室,人在其中敲打自己的胸口,会听到“嘭嘭”的回声,很是神奇。更神奇的还是回音室内的墙壁,上面有无数小孔,据介绍,原来这就是塔普伦寺的中心。原先墙上小孔镶嵌着上千件宝石、上万颗珍珠,当阳光通过顶部的空隙射入其中,室内便被反射得光彩熠熠。这个传说引来了游客的阵阵唏嘘。

因为建造者阇耶跋摩七世将佛教奉为吴哥王国的国教,因此塔普伦寺应该是一座佛教寺庙,门口的四面佛可以为证。但在他死后的吴哥统治者又重新奉印度教为国教,因此,塔普伦寺也不幸成为佛教与印度教之间斗争的一处场所。只要仔细去看,寺庙的墙体、门楣上随处可见被敲掉佛像后留下的空白佛龛,还有明显是佛教神像修改后呈现的印度教神像(莲花宝座)。雕像尚且如此,信徒的命运又是如何呢?想来当年的宗教战争是何等的惨烈!

崩密粒的凄美

如果吴哥展现的是壮美,那么崩密粒展现的则是凄美。这是整个吴哥唯一没有被做任何修复的一处古迹,因《天空之城》而闻名。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站在了崩密粒南门外围。这是怎样一处荒凉之地呀,因为毁坏严重,满眼都是坍塌的墙壁、肆意生长的巨树。整个行程中,除了一对由当地人指引从西门进入的年轻人外,就是我们一行了。

走在长长的黄土引道上,两边都是碎落的雕塑,如果完整,那应该也是一组规模宏大的“搅拌乳海”吧,可惜现在只剩下那尊全吴哥最精美的娜迦雕像还在提醒我们曾经的恢弘。

所谓的南门其实是一堆坍塌的石堆,根本见不到大门的模样。右边的角楼上,一棵高大的榕树挺立着,似乎在宣告自然力量的胜利。500年的时间,崩密粒在与森林的角逐中失败了。小小的植物种子,深入墙壁的夹缝,深入房顶,在雨水的浸润下生长,生长……最终摧毁了这座繁荣的神庙。见到此情此景,您不得不感叹自然力量的巨大。

我们从南门右边的栈道进入神庙,首先看到的是坐落在东南水池中的“藏经阁”,这是一座相对完整的建筑,被绿树掩映。栈道左边是十字花园,可惜无法进入,但山墙门楣上的雕塑还保存完整。仔细辨别,发现有悉多投火自证清白的画面,因为能看到莲花坐下熊熊燃烧的篝火和坐在莲花座上的女人。还发现了神猴和骑坐在三头大象上的梵天神雕像。

我们边走边找,右手边出现一大片残破的围廊。棕糖树状的窗子均匀地排列着,底下是残破碎裂的巨石。据介绍,这是整个崩密列最完整的一组围廊。

往西翻过一堵高墙,我们站在了中心塔的脚下。自然,中心塔是看不到了,眼前所见的是巨石堆成的一个大石堆,树根缠绕着一块块巨石。因为想感受在颓垣断壁间攀爬的感受,回程时,大家都放弃了原先的栈道,绕着中心塔转了一个圈。我们忽而行走在乱石之中,忽而翻越到屋脊之上,忽而又走入漆黑的廊道。在这荒凉之中,时而会有一块满是青苔的门楣横卧于乱石之上,诉说着这里曾经的文明与信仰。时而会有粗壮斜逸的树藤,引得你开心地坐上去晃悠一番。时而会有一块巨石挡住去路,让你提心吊胆,却又享受征服它后的自豪……当然,看到最多的就是各种形态的大树,它们发达的根系将石墙牢牢抓死,细密的根茎深深嵌入石缝之中,一点一点侵入,最终将墙壁摧毁。似乎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才是主宰这里的统治者。

穿过漆黑廊道后,就差不多到了崩密粒的东北水池和围墙,也就是开放区的最后一站了。这里有一座难得完整的“藏经阁”,木头钉起的架子支撑着门框,算是有了一点小小的保护。夕阳西下,温暖的阳光透过树林投射在藏经阁和周围的断壁残垣上,洒下一地金黄,为这份凄美平添一丝温暖的色彩。

走出崩密粒,落日慢慢西沉,崩密粒又恢复了原先的沉寂。(彭丽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诉衷情·致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