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 > 致公风采 > 人物写真

心诉琴诵

——致公党党员、留德钢琴博士郑洁印象
作者:陈早挺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3-07-18 访问次数:4810 关闭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想写写郑洁。

虽然我和她没见过几面,但我相信,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印象深刻与否,和见面的次数是没有比例关系的。

郑洁是一个大众化的名字,为了区别,我应该先在她的名字前加上定语“留德钢琴博士”,还有一个重要的定语是“致公党党员”。

是的,我想写的郑洁是留德钢琴家郑洁,她是中国致公党党员。对我来说,她的后一个身份更为重要。因为这个身份,我才有缘认识郑洁,并与她有过几次接触和交流。

其实,在认识郑洁之前,我已经听说过郑洁。

大约十年前,在本地的一家报纸上,我读过一篇介绍郑洁的报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的她,刚刚取得慕尼黑音乐学院钢琴演奏专业的硕士学位,并在意大利马萨拉国际钢琴比赛中,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假期回家,正计划在宁波音乐厅举办个人钢琴独奏音乐会,为家乡演奏各种钢琴名曲。从那篇报道中,我了解到,早在小学五年级,10岁的郑洁就举行了钢琴独奏音乐会,小小年纪就成为我市首次钢琴独奏音乐会的主角。我还记得,文章的最后,郑洁说“现在多学点,以后还是想回来”。

那时的我,还带着一点文青的余温,对搞艺术的人有一种天然的好感和崇拜。我记住了郑洁,但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郑洁有了交集。

感谢致公党组织,让我有机缘认识郑洁。有一天,我从市委会机关同志口中得到一个消息,我们党派吸收了一名新成员,就是著名的留德青年钢琴家郑洁。郑洁果然没有食言,她真的回来了。虽然,以她的优秀在国外有许多的发展机会,但她还是毅然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第一次面对面地见到郑洁是在党派活动上,郑洁也应邀参加了。我和郑洁有了简单地交谈。虽然时间不长,但郑洁给我的印象很好,她是一个谦逊的人,没有艺术家的孤傲,有的只是文艺人的清纯。

因为好奇,我曾冒昧地问她,为什么不留在国外?以我看来,作为钢琴家的郑洁,国外应该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她说:“在外面漂泊了好几年,很想回家,照顾病重的父亲”。

父母在,不远游。这种孝心,让我感叹。百善孝为先。虽然我不懂钢琴艺术,但郑洁的这份孝心就足以让我刮目相看。后来,我在第21期《宁波致公》杂志上读到郑洁写给父母的散文《爱的印迹》,让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郑洁对父母浓厚的爱。她在文章中写道:“经历过无数次的别离,才能深知相聚的幸福和喜悦。总记得自己回国前的兴奋和期盼,返程时的不舍与难过。见父母前是兴奋,见父母后是揪心,岁月留于他们脸上的印迹如此强烈地冲击着我,我常处于既想细看又不敢细看他们的纠结心理中。”

郑洁告诉我,想做一些音乐的普及工作,这是促使她回国的另一个原因。 她说,“在宁波包括浙江,很需要在国内外学习过的音乐人士齐心协力做一些良好的音乐理念的传播工作。我完全有这份义务和责任贡献自己的力量。”

郑洁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作为教师,她曾应邀担任中国各类钢琴比赛的评委,指导的学生多次在国内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奖,她本人也在2010年“上海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中荣获最佳指导奖。教学的同时,郑洁经常奔赴全国各地及高校举办钢琴音乐会和艺术讲座,为普及和推广高雅艺术默默地做着贡献。为了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梦想,郑洁还创办了一个公益音乐组织——郑洁钢琴艺术之家。利用这个平台,给热爱音乐的家长、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平台和音乐氛围,给那些缺乏上台演奏机会和经验的孩子,提供可贵的登台交流的机会。

最近一次和郑洁接触,是今年的62日。我们党派参与市侨办组织的第九届“世界华裔杰出青年华夏行——宁波站”活动。按照计划,这天下午要组织一场文艺演出,活动组委会要我们推荐一个节目,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郑洁。担心郑洁太忙,也担心她的“大牌”身份,我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她发出了邀请,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郑洁演奏的是《快乐的啰嗦》和《黄河》两首曲子。当主持人介绍完,台下掌声雷动。郑洁身着紫色长裙,款款走向前台,气质高雅圣洁,有着东方女性的沉静美和古典美。她向观众深深一鞠躬,然后,缓缓走近钢琴坐下,接着天籁一般的琴声,便从她的指尖倾泻而出,一切都是那么的流畅自然。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欣赏钢琴家的演奏。我被音乐感染着,激动着。不仅听到了优美的琴声,而且看到了她在演奏时极其丰富的表情,那么完美的融合在她的琴声里。我想,可能正因为有演奏者的沉浸和热情,才有了富有感染力的琴声吧。

那天,除了演出时间,郑洁刚好坐在我的旁边,我们谈到了当今社会的浮躁和精神的萎靡,我发现,郑洁是清醒的,又是坚定的。在繁杂的生活面前,她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独立与简单。以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相比可能有些俗气,但她确实有着荷花的高洁。她告诉我,学校的同事曾评价她比较纯粹,她喜欢这种纯粹。

尤其让我感动的是,当我代表市委会感谢郑洁的无偿付出时,郑洁很诚恳地对我说,作为一名致公党党员,她一直希望能为党派做点事。能有这样的机会,她非常愿意参与。

在一次采访中,郑洁说“每天从睁开眼睛到闭上眼睛,我都需要音乐作伴。音乐已成为我的一种表达方式,也成为了如同阳光、空气、水那样,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它让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最富有的人。”

让我们祝福郑洁,永远拥有这种幸运和富有。

 

 

附:人物名片

郑洁

 中国致公党党员

◎ 80后旅德钢琴家,宁波大学引进人才,任教于该校艺术学院音乐系。

  ◎ 18岁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24岁再度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德国钢琴演奏博士学  位。被慕尼黑音乐学院院长称为“中国的阿根廷钢琴女奇才阿格丽奇”。

 ◎多次在重大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奖项,是迄今为止在慕尼黑国际青年钢琴比赛中唯一被授予过“大理石 键天才奖”的中国钢琴家。

    ◎ 被中国钢琴之母周广仁赞誉为“为舞台而生的演奏家,其演奏气质与个性在中国女钢琴家里是少有的。” 

 

 

上一篇:巾帼不让须眉 下一篇:回归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