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 > 致公风采 > 人物写真

徐哲的大兵路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5-10-14 访问次数:3404 关闭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根之所在,生命之所依托,无论是我们生活的城市,还是我们的职业、经历或习惯,都不能磨灭身为炎黄子孙的那份骄傲!”

——致公党员、法国外籍兵团退伍华人战友会常务副会长徐哲的“大兵”路

 

中国人在国外军队中当雇佣兵早已有之,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法国的外籍兵团。有趣的是,在这支战功显赫、成员主要是外国志愿者的法国军队中,温州籍中国人一度是兵团华人服役群体中的多数。在服役期满退伍之后,这些久经沙场的温州人,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从商,并获得了不小的成就。法国外籍兵团退伍华人战友会常务副会长、温州外贸企业协会副会长、致公党员徐哲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想背叛我的祖国,我会选择当逃兵”

    1991年,16岁的徐哲随母亲来到法国巴黎,最初的时候,母亲希望徐哲能在法国念完高中和大学,然后留在法国,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而,生性好动的徐哲早在国内就厌倦了读书,他征得母亲同意,在当地一位华人开的中餐馆里找到一份洗碗工的工作。为了能最快适应语言环境,他上班时与餐馆的法国客人积极交流,下班后去语言学校学习法语,头脑聪慧的他很快练就了一口地道流利的法语。

巴黎的繁华让年少的徐哲怦然心动,他希望自己能留在这座城市里发展,但因为最初属非法入境,徐哲随时有被当地警察查出遣返回国的危险。

留在法国是徐哲一度的梦想。一个偶然的机会,徐哲从一位法国外籍兵团当兵的温州老乡那里得知,加入法国籍或者获得居留权并非一定要等到国家大赦。事实上,到法国外籍兵团参军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无论你是否偷渡到法国,甚至犯过法,只要你年龄在18-40周岁之间,在军团服役满5年,即可优先申请入籍。老乡的一番提醒令徐哲心里狂跳不已,他决心加入法国外籍兵团改变自己的命运。

1994年初,徐哲来到法国外籍兵团报名参军,几项体能测试下来,他在同一批几十个报名者中成绩位居前列。面试的时候,一位戴着贝雷帽的法国军人问他:“如果将来中法交战,你会为谁而战?”徐哲当时的回答是:“我不想背叛我的祖国,我会选择当逃兵。”

说完这句话,徐哲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说得对不对,结果外籍兵团还是把徐哲留了下来。后来徐哲才明白那个问题的玄机,如果回答为法国而战,那么法国人会认为一个连自己国家也不爱的人,到头来也会背叛法国。如果回答为自己的国家而战,那么法国人又会认为花那么多钱,培养你做军人丝毫不值。徐哲说:“其实我当时回答也是违心的,如果真的中法交战,作为法国外籍兵团的一员,我会毫不迟疑地站到祖国这一边。”

三个月的魔鬼训练,《我是特种兵》的现实升级版

法国外籍兵团成立于1831年,当时法国正陷于阿尔及利亚的民族独立战争泥沼,法军伤亡惨重,国内舆论一片抨击。为鼓励外籍士兵为法国而战,政府颁布法律,允许官兵在兵团服役5年后加入法国籍。法国外籍兵团属独立军团,部队装备比法国普通部队优良,士兵收入也高于普通部队,外籍兵团成员来自一百多个国家。法国通常把最艰难的军事任务交给外籍兵团来完成。

  进军营后,徐哲发现法国外籍兵团共有一万多人,下设十个团。除了少数的法国人,大部分外籍士兵都来自东欧国家,他们当兵目的是为赚钱。亚洲人在外籍兵团占的比例相当少,中国兵则以温州人为主。

  三个月的训练需要24小时待命,每天徐哲和战友们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学习射击、格斗技能。在徐哲印象中,三个月训练最苦的是最后四天的急行军。四天行军几乎是不分昼夜在户外奔走,徐哲两只脚板上很快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泡,稍作休息后,每走一步都会感到脚底钻心地痛,但是为了居留权,他什么都忍了下来。每次行军,长长的队伍后面总会跟着一辆越野车,随时收留那些昏厥或者放弃的士兵。

  凭借出色的训练成绩,徐哲本可分配到法国外籍兵团中待遇最为优越的伞兵团,但是由于伞兵训练基地设在远离巴黎的科西嘉岛,考虑到周末回家不方便,徐哲选择进入外籍兵团的步兵团。进步兵团不久,徐哲因为枪法出众,步兵团根据他的特长,让他成为一名狙击手。

19956月,徐哲所在的部队被派到南斯拉夫执行任务。当时,长达4年多的波黑内战已近尾声,但巴尔干半岛依然笼罩在战火的硝烟中,人员伤亡人数每天都在增加。在去南斯拉夫的轮船上,晚餐安排得相当丰盛,有法国红酒、鹅肥肝,还有各类海鲜。面对美酒佳肴,徐哲却一点也提不起胃口,因为部队已经告之,晚餐结束后,所有人务必写好遗书。其实遗书内容已经打好,只需签名即可。在遗书上签名的时候,周围仿佛静得连一根针掉下去也能听见,徐哲感到自己的心在颤栗。“我才20岁,连女朋友都没有谈过,我不想死!”

  到了南斯拉夫,徐哲所在部队驻扎在没有人迹的高山上,为安全起见,士兵生活用水都由部队统一发放,每个士兵一天只能分到三公升水,以致洗澡都成了问题。

  在营地里,徐哲顿顿吃的都是令人乏味的罐头,因为处于戒备状态,士兵睡觉也都是半蹲着,手里握的冲锋枪就顶在头上的钢盔上。

  山上缺乏通讯设施,徐哲和家人联系主要靠通信,一封信从发出去到回信,通常都要一个月时间。死亡时刻威胁着法国外籍兵团士兵的生命,有几次徐哲几人坐装甲车外出执勤,坐在车内,徐哲能够清晰地听到,装甲车外面车体上传来“叭叭”的子弹攻击声。

  三个月后,部队开始在山下建立基地,进入基地,徐哲终于能吃上新鲜的蔬菜,由于在战地上精神过度紧张,还导致一些士兵精神崩溃。不久,徐哲惊闻两位士兵在基地自杀的消息。两个士兵自杀让徐哲心里罩上一层阴影,徐哲坚持着,他告诉自己,要顽强地活下去,未来注定会越来越好。

  从南斯拉夫回来,徐哲获得了联合国世界和平勋章、法国卫国战士勋章等荣誉。不久,他被部队提拔为下士,成为一个班下面的小组长。经历战火的洗礼,徐哲开始选择部队较为安全的文职工作,之后他到部队参加文秘岗位培训。这个岗位让他法语书写能力得到很大的提高,当兵最后一年,徐哲还成为连队的文秘主管,手下四个秘书,都是法国人。

“中国人真了不起,退役后总是创造奇迹”

5年后,徐哲离开军营,如愿以偿地拿到了法国的居留权。他不甘于巴黎舒适平凡的生活,而选择了闯荡非洲。1999年,他在西非尼日利亚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贸易公司,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之后又在尼日利亚投资了食品与饮料公司。2002年,他返回法国,创办了一家百货批发公司、两家超市,还在巴黎最大的批发市场中心地块开发了商场。他到世界各地经商,成为一个事业有成的商人。

尽管在国外的事业蒸蒸日上,但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从小接受中华文化教育,不成为“香蕉人”,2007年,他决定回国创业,携妻儿回温州。回国前,他在街上碰到自己原来部队的连长,连长盯着徐哲开的奔驰车大发感慨:“你们中国人真了不起,退役后总是创造奇迹。”

徐哲说,如今,外籍兵团中的温籍大兵的比例已经下降。越来越多的温州人不必像过去一样靠违规途径前往欧洲,温州街道上四处竖立的移民咨询广告显示,温州人可以理智地选择留学、移民、人才输出等途径从容地走进欧洲。

回忆昔日在法国外籍兵团的日子,徐哲说他自始至终没有后悔过,部队锻造了他坚韧不拔的毅力,这对他以后经商很有帮助。这些久经沙场的温州籍勇士,也许因为身上始终割舍不去的“温州情结”,在服役期满后,除少部分选择继续与兵团续签合同外,剩下的温州籍华人士兵几乎都选择了从商,并取得了不俗的成就。除了个人成就,这些温州籍华人大兵还积极参与中法之间的各类社会活动,他们为此专门成立了法国外籍兵团的第一个战友会——华人战友会,徐哲担任法国外籍兵团退伍华人协会常务副会长。

外籍兵团华人战友会,中法交流的中坚

如今,总部设在巴黎的法国外籍兵团退役华人战友会已有200多名会员,他们不仅积极响应和参与祖籍国的各项大事件活动,还发挥自身能力促进中法之间的交流。经过多年的努力和耕耘,这些来自温州的华人老兵,已逐渐成为中法交流的中坚力量之一。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期间,面对国内同胞遭受的灾难,战友会先后共筹集100万元寄给灾区。

2010年,在战友会的牵线搭桥之下,法国欧拜赫维利埃市与温州乐清市签署了友好合作意向,建立经济文化友好交流体系。欧拜赫维利埃市位于巴黎北郊,拥有超过700个华裔商人建立的批发贸易公司。欧拜赫维利埃市以及圣德尼平原都市圈的华裔商人主要来自温州。

这些退役的温州籍士兵,也是维护法国华侨华人权益的主力。2010620,面对日益影响华人社区安全的盗抢犯罪,法国外籍兵团华人战友会等5个以温州人为主的侨团,联合30多个法国华人社团,在法国巴黎组织发起“反暴力,要安全”活动。近3万华侨华人参加了活动,他们高举“反暴力,要安全”、“我爱巴黎,拒绝暴力”、“互敬互重,友好相处”等中法文标语,呼吁法国治安部门能加强整治,打击盗抢犯罪,维护华人社区的安全。

对此,法国《欧洲时报》评论认为,这次大游行堪称华人华侨维权史上的里程碑。该事件也被作为海外温州人团结的典型,被温州官方作为史料收入进了《温州年鉴》中。

作为中法文化交流的桥梁,这些曾在外籍兵团奉献青春的华人大兵,已逐渐成为中法交流中的中坚力量。正如法国外籍兵团退伍华人战友会在官方网站上所言:“根之所在,生命之所依托,无论是我们生活的城市,还是我们的职业、经历或习惯,都不能磨灭身为炎黄子孙的那份骄傲。”(吴芳芳)

上一篇:公信做事 公德做人 下一篇:为了瓯剧,我愿成为标杆